<rt id="0hkll"></rt>

    1. <rt id="0hkll"><nav id="0hkll"></nav></rt>
    2. <rt id="0hkll"></rt>
      <rp id="0hkll"><nav id="0hkll"></nav></rp><b id="0hkll"><tbody id="0hkll"></tbody></b>

      <rt id="0hkll"><meter id="0hkll"><strike id="0hkll"></strike></meter></rt>

      <tt id="0hkll"></tt>

      <rt id="0hkll"><meter id="0hkll"><p id="0hkll"></p></meter></rt><cite id="0hkll"><noscript id="0hkll"></noscript></cite>
      唐山廠房倉庫租售中心

      租不起房 這個85后帥哥干脆爆改了1400平的舊廠房

      歷史也瘋狂2021-08-31 08:49:07

      你能相信這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是一個廢棄廠房的改造前和改造后么?



      沒錯,這就是改造出來的,人要衣裝,房子也需要。



      2013年,26歲的郭進夫從法國第戎美院當代藝術專業畢業回國。剛回國的那段時間,他一直想弄個自己的工作室,但一窮二白的他總抵不過房租太貴!




      他自己說:“我覺得作為一個藝術家,一個工作室是非常重要的。”但作為藝術家,想要擁有一個工作室的這條路卻走得很漫長。




      即使什么都沒有、需要重新裝修的舊廠房,租金也要每平方米每天0.6元,更別說那些舊廠房改造創意園區了,這租金對于剛工作不久的年輕人來說,根本承受不來。


      他也曾經在朋友的介紹下,租了一個房子,兩個月就被拆遷辦強拆了,裝修的錢也打了水漂。




      經歷了種種之后,他在離杭州西溪濕地不遠的茶山腳下找到了這個廢棄廠房的時候,非常震撼。他說:“雖然它的外表也不華麗,但它能完全滿足我作為一個藝術家對美的需求。”




      他認為這個地方可以滿足他作為藝術家對工作室所有的想象力和激情,它可以變成一個完美的藝術空間,變成一個適合各類初創型藝術家設計師工作的地方,讓大家可以互相幫助,取長補短,同時也可以也可能產生更多的跨界合作……




      想到這么多,他開始興奮起來,馬上就大刀闊斧地開工了。但事情似乎永遠不會那么順利。


      這么大的廠房,租下來已經花了很多錢了,再沒有多余的錢來進行改造。而原本要合租的人,也紛紛撤退。好容易通過朋友介紹通過眾籌才算勉勉強強解決了第一關的資金問題。




      為了節約成本,他一手包辦了整個空間的設計。但當他把改造圖紙方案交給施工團隊的時候,他們發現了很多問題。




      他先從處理地面開始,但沒想到才鋪完沒有一周的水泥全部開裂。




      請教了無數大神后才知道,在高溫天氣,要時刻注意地面的水分才行。并且順序也搞錯了,不應該先鋪地面,應該先搭建室內鋼架結構。




      而搭建室內架構時,因為地面的不平整,導致他設立的86根立柱每一根都有它獨特的尺寸,幾乎是一邊設計,一邊施工,這就拖延了工程的時間。




      搭建好鋼架之后做水泥地面,然后是刷漆。





      老天也在不斷跟他們開玩笑,連續陰雨了兩個月,油漆施工沒辦法一氣呵成,最終從3天的工期一直拖到兩個多星期才全部完成。




      刷了好幾遍漆才終于顯出設計框架時,卻已經到了年末,工人都要走,郭進夫費了好大的口舌才把他們留下來完工再走。




      接下來開始裝玻璃、門窗。


      他叫來了30噸的吊車,把墻上砸了一個到頂的口,才把一捆一捆打包在那里堆成了小山的9噸重的玻璃運進去。




      而那個用來搬運玻璃留下的缺口,就順勢保留下來,成了新大門。





      就這樣,原來那個“素面朝天”的廢棄廠房,被郭進夫“整了個容”后,容光煥發,煥然一新。


      半年的時間,經歷了夏天到冬天,從光著膀子和工人們一起干活,到哈著白氣看后山的積雪,郭勁夫的造否改造計劃終于施工完成。




      它還有了一個新名字——造否。“這個名字,帶點痞氣,正是這種不服平庸的性格,才有反抗和創造力。”郭進夫這么說。




      設計完成的造否中,偌大的廠房空間,被鋼結構和玻璃一個個劃分開,通透且明亮。



      而本來單一的空間,在特意搭出的二層的結構的襯托下,也變得豐富多彩,層次鮮明。



      玻璃平臺上的會客廳,在鋪著白色的鵝卵石的陪襯下,有種簡單干凈的文藝氣息。




      露天陽臺上的空間巨大,一大群人在這里曬太陽、賞月、談天、燒烤、喝酒、開party……想想都很帶感。



      當然,郭進夫一直給造否的定位就是年輕藝術家和設計師的聚集地,他也一直想讓這個地方成為可以滿足這個人群初創時期的設備和場地需求,不需要一開始的投入,就可以開始自己的創作的地方。




      所以他就把廠房大部分的空間留出來,給那些有想法有激情的人,那些受于條件的限制沒有創作的場地的獨立的藝術家。



      他在公共空間準備了常用的器材,藝術家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地創作自己的作品。



      現在已經有許多青年藝術家入駐這個開放自由的造否空間,開始他們思維激蕩的創作。涂鴉、陶藝、烘焙……只要你想,你就能在這里進行自己的創作。


      英國圣馬丁回來的蔡紫英創立的服裝設計工作室“ Ziying Cai ”


      好好媽媽鉆研的歐式面包品牌“ 面包好好 ”


      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的周盈西創立的設計工作室“ Yee Si ”


      建筑師馮彥敏和潘知鈺創立的“ 木居士 ”工作室


      芬蘭阿爾托留學回來的王旻佳的設計工作室“ Moi minjia ”


      大家一起在玻璃上涂鴉


      偶爾也一起做陶藝


      從曾經無人問津的舊廠房,到現在的有志青年的聚集地,這之間,其實只差了郭進夫那一種反抗平庸的勇氣而已。


      郭進夫的自述

      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或補救。

      Copyright ? 唐山廠房倉庫租售中心@2017

      波多野结超清无码中文